体彩31选7
至寶三鞭丸,至寶三鞭酒,三鞭補酒_煙臺中亞醫藥保健酒有限公司

聯系我們

業務咨詢:0535-6247664 6245570

產品咨詢:800-860-2129

傳真:0535-6263594

郵編:264000

地址:山東省煙臺市白石路106號

故事五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關于中亞至寶三鞭丸傳奇故事  

故事五

至寶三鞭丸傳奇故事 (連載)
1
2
3
4
5
6
7
       大殿歸來,秦檜耳朵里一直回響著王太醫理直氣壯的聲音:“至寶三鞭丸是由海狗鞭、廣狗鞭、大海馬、大蛤蚧等40余味中藥制成。中醫認為,腎為先天之本,主藏精,主水,腎主骨生髓,腦為髓海。人體生長、壯老各不同階段均與腎有關。此藥以補腎壯陽類藥物為主,重點補腎壯陽,鼓動元陽,強命門之火,強筋壯骨。配熟地、肉蓯蓉,養陰固精,充養腦髓,使之陰陽俱補,命門之火得固,方中用人參、黃芪等藥物,重點補養脾氣,使脾氣健運,水谷生化之源充足,先天之本得以滋養,以此取補后天以養先天之意。方中用何首烏、當歸等藥物養血生津、益智安神,使陰陽得補,津液充養。至寶三鞭丸雖是少見的大處方,但是君臣佐使,自成體系,畫龍點睛,諸藥皆活;理法方藥,博學精深,嚴謹精當,遵古炮制,療效益彰。上述中藥合用共奏補腎壯陽、健腦生髓、和津養血、益智延年,強腰壯骨之功效,確實是補腎之圣藥。”
      秦檜粗通藥理,對王太醫的陳術暗自稱是;他又找太醫局的人偷了些服用,確有“健腦力、強腰力、壯腳力”之奇效,于是就越發緊張了。大醫局的幾個老態龍鐘,無法遠遁的,服了這“至寶三鞭丸”之后,居然也都精神煥發了。可見是老年人的靈丹妙藥。
      當然,他摸清了這“至寶三鞭丸”的來龍去脈,了解了華宏的底細,冷酷的表情掛上了他狹長的臉,一系列的陰謀也成熟了。
      他找到了廣利法師,廣利就找到了智圓。
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要找妹妹嗎?我告訴你,她在進宮作了娘娘,正受著當今皇上的寵愛。”
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被稱為智圓的其實就是金蘭,這時真有點喜出望外,“我對父親總算有個交代了,如果能見到他老人家的話……

      “不過,”廣利長嘆一口氣說,“事不盡如人意呀!聽說令妹進宮的時間也不短了,皇上也寵愛有加,只是喜脈一直未動。這其中的原委嘛!倒壞在一個草野郎中手里。為了謀得一官半職,竟蒙騙了太醫院的院判,把一種叫什么‘至寶三鞭丸’的邪藥讓皇上服用。這就斷了大寧的承嗣大統,也危及了令妹的地位,自然也妨礙了你們父女的團圓。”
      金蘭被這聳聽的危言驚得目瞪口呆。她很早就聽父親說過“庸醫害人”的話,現在庸醫竟危及天子、禍及她們父女了,不由得對那進邪藥的妖醫恨得咬牙切齒。
      廣利繼續說道:“以殺生為樂事,也配稱醫?本來醫理如同佛理,以普濟眾生為念。現在可好,名曰為大宋子嗣著想,其實卻是為自己一逞邪念,對此類毀佛叛經之人,吾從不以醫視之。”
      一席話燒得本來就性烈如火的金蘭變成了一個黑影。她聽了太醫院的地址,在夜色中輕捷如鷂鷹,無聲無息地落在了院中。
      她躡手躡腳地潛行,在長長的回廊中見到了一個燈影,燈影在一片黑漆的廊舍中是那么醒目,搖曳的燭光把一個老人的頭像印在窗上。
      “不錯!就是他!”金蘭掏出了尖刀,“我要將你這蠱惑君王的妖醫宰了。”
      正要動手,卻聽得那老人長吁短嘆:“唉!藥量可以通天,卻無能力回天;藥物可以治本,但卻不能治性。難死我了,奈何!”
      金蘭驀地怔住了:多么熟悉的聲音!這是慈父的聲音呀!多少次夢里相會,她聽到的都是這久違的鄉音,莫非又是在夢里?
      她驚喜之余,生怕自己的耳朵帶來的僅僅是幻覺,又小心翼翼地舔濕了窗戶紙,挖開一個小洞,看燈下老人。
      啊!果真是慈父!無論是那堅毅的眼睛,還是棱角分明的臉龐,都肯定是自己的父親。
      她失聲地大叫一聲“爹爹!”就驀地淚眼模糊了。與此同時,尖刀“哐啷”一聲落在地上,她忘卻一切地撞開了那扇窗戶,一頭撲在老人的懷里。
      老人正是華宏,他在驚疑之后確認是久別的女兒,也在一瞬間淚水噴泉般地涌出,頃刻間布滿了滿是皺紋的臉。
      父女相擁而哭。
      哭夠了女兒幽幽地進述著自己的遭遇,然而未說幾句,父親就迫不及待地問:“銀蘭呢?我那性格懦弱的銀蘭呢?”
      “她在宮里,作了娘娘。”
      “啊!”華宏完全驚呆了。
      天吶!命運怎么會如此作弄人?傳言中的那個“妖姬”被完全證實了。近來皇上的脈象中總有欲望過度的癥候,他不得不打探宮闈內的情況,有人告訴他,秦檜把自己的干女兒進奉皇上,這女人風騷異常,每每使皇上神魂顛倒。這令他焦慮異常,擔心侍奉皇上吃藥的這個“妖姬”會不會“偷梁換柱”,不給皇上按時按量的服藥。
      萬萬想不到的是,這個“妖姬”就是自己的女兒銀蘭!
      看來當年秦檜這個老賊拐走銀蘭就居心叵測,只可惜這幼小的女兒太天真,太容易上當了。怎么就認賊作父?
      國事、家事糾纏在一起了,都令他痛心疾首,有加無已。
      他仰天長嘆:“銀蘭呀,銀蘭!你這忤逆不孝的女兒!”
      有什么辦法來拯救女兒呢?他渴望快見女兒一面,但是卻沒有機會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体彩31选7 易彩现在多少人玩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重庆时时fc登录网址 36选7怎么玩 计划时时qq群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是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 十分彩网可信吗 赛车计划2可以分屏吗 mg摆脱豪华版害人